情书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我来讲一个故事,一个真实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故事,关于暗恋,关于师生恋。

      2006年的春天,在我大学三年级的第二个学期,我选修了一门《证券法》课程,教授这门课程的老师,在课程结束后在我的心中撒下了爱情的种子,不可抑制地在日后的生活中生根发芽。

在上该课之前我们已拿到了课本,在拿到课本的那一刻,我有点小小的惊讶,因为该课本的作者就是该课程的老师。此时的我已然是法学院三年级下的学生,再加上大学四年级一般都不安排课程(而是实习与毕业找工作),因此我可以说是已完成了法学院六分之五的学习课程,或许是我所上的大学实在是三流,又或者是此种现象不多见,又或者是我太孤陋寡闻,但确实,在之前的课程学习中,我从未想到过教材的作者竟然还可以就是该课程老师。

      带着这份好奇心,我翻开了课本进行阅读。记得翻开课本的扉页,两行醒目的标题映入眼帘—“此书献给我的父母亲,没有他们我将一事无成!”,想必他与父母的感情一定很好吧,我内心里想。翻过扉页,是朱老师关于个人履历的介绍,看完履历,内心愈加吃惊,心想:也太厉害了吧!可是如此厉害的人物怎么会在我们学校任教呢?不是应该在北大清华这样的一等学府吗……难道是虚假的?毕竟现代社会喜欢吹嘘与自我标榜的人太多了,喜欢将各种吓死人的头衔与美丽的光环往自己身上套。可是,当我预习完了课本的第一章第一小节----股票,立马就喜欢上了这本书,它与我之前所见过的任何法学教材都不同:它不仅通俗易懂,将复杂的法律问题讲述得既清晰又透彻,给人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而且文句简洁朴实,没有晦涩难懂的概念,也没有故弄玄虚的学说,用一种最为朴素的语言讲述着一个个深刻的法律道理;是有一种清晰而又深刻的道理映入大脑,是有一种清新而又明朗之风流入心底。当时,我有一种如获至宝的感觉,内心暗暗地决定一定要好好地学习这门课,得要花十二分的精力投入。也就在这一刻,之前对作者履历的种种怀疑消失得无影无踪,倒是有几分好奇,想早点看看该课程的老师到底是什么模样。

      上文提到我已完成了大学近六分之五的课程,在之前的学习中,我不能算是一个刻苦学习的好学生,当然我也不是荒废学业的坏学生,我之所以没有刻苦是因为法学课程学起来实在是太枯燥乏味了,课本艰涩难懂、讳莫如深,一上来先介绍各种概念、学派与观点,然后再将世界各国的学说介绍一遍,讲的是云里雾里,看完之后完全弄不清楚到底在说什么;教授上课不是照本宣科,就是对照事先准备好的PPT资料讲述一遍,尽管我从来不缺课逃课,但是上课真的是体力活,又累又困,往往一个学期结束了,我也不太记得该教授到底讲了什么,我学了什么,倒是教授们长相如何,穿着打扮如何,普通话有没有带口音,我心里倒是门儿清。

      终于等到了《证券法》课程的第一堂课,当天,我早早地来到了课堂,打算趁早挑选一个较好的位置就座,好认真地看看清楚该老师的模样。由于担心就座第一第二排容易被该老师发现我在盯着他看,太害羞,所以我保守地选择了第三排正中间的位置。

     上课铃声一响,紧接着就见到一个瘦高的穿着一袭深色衣裤的男子拎着一个老旧的棕褐色的皮包快步进入课堂,想必这就是我想见的老师了吧!只见他在讲台旁站毕,简单地整理了课本用具,清了清嗓门,作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朱**,今天我们开始学习证券法,请大家翻开手中的课本。我仔细地端倪着,只见他五官清秀、肌肤白皙、鼻梁高挺、一双明亮而又炯炯有神的眼睛仿佛可以穿透你的内心摄取你的灵魂,一身朴素的穿着也难以掩盖浑身上下所散发着的自信与气质不凡,尽管已年近五十,但目测只有四十二三岁。尤其在他讲课的时候,那份专注使其浑身散发出一种智慧的光芒,令人艳羡、令人陶醉、令人泥足深陷……每每听着他的课,都让我如痴如醉,学习也格外地努力,每堂课前我必先预习课后必复习。在这之前我可是从来都不预习也不复习的(尽管我每门课最终考试成绩都还可以),学习法律的热情似乎在这一刻被点燃了。

     多次课程下来,先前内心的那份“吃惊”愈来愈浓,心中的好奇感也愈来愈强烈: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为什么如此优秀的人才会出现在我们学校呢,为什么我之前都不知道他呢,为什么没能早点遇见这样的老师呢……我很想找个机会去寻求内心的这些答案,去化解这份好奇与神秘感,但我也担忧也害怕,害怕自己的冒失会遭到无情的拒绝。

     后来,学期期末,考试过后证券法课程便结束了,我有些失落与伤感,因为我不知道以后何时何地才能再见到他,而且,选修该课程的学生那么多,他甚至都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他甚至都不知道有我这么一个女学生的存在。那天午后,我在图书馆门口的草地上独坐了许久,犹豫良久,终于鼓起了勇气给他打了第一通电话。第一通电话没有人接,过了一会,我拨打了第二通,很幸运,第二通电话有人接了。是那个熟悉的声音!我很激动,都忘了自己要说什么了。他显然不知道来电者是何人,于是询问,我自报家门,是他证券法课上的学生。他说:哦,请问你有什么事吗?我压抑住自己激动的、小鹿乱撞的内心,小声地胆怯地问:“上次课程结束的时候,您给我们留了您的电话,然后说欢迎我们学生去你家做客,请问是真的吗?真的可以去你家做客吗?”。电话那头的他平静地回复,“是真的,欢迎你们来!”。后面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说了几句谢谢之后就匆忙地将电话挂断了。后来平静下来之后我开始盘算着什么时候去做客较为合适,这时,我偶然间得知,他要来学校为我们法学院的学生做一次讲座,于是我打算先去听听他的讲座。

     讲座安排在晚上六点至八点,去之前我还精心打扮了一番,感觉就像去赴约试的。记得那天他尤其帅,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西服还特地打了领带,这时我第一次看他那么穿,平日里他都穿得极为朴素低调。在那次讲座上,他更多地是谈到了他在美国的经历、他的生活还有他的婚姻(已离婚),远离了课堂上的严肃与高高在上,那时才发现原来他竟也是一个非常平易近人的人,很健谈也很热情。当时我还注意到一个细节,他说他基本不会做菜但只会一道拿手好菜,叫做“朱式黄豆炖猪脚”,据说当时他在美国求学,这道菜受到了外国同学的极大好评,人家都趁他不在一个劲地偷吃。后来与他结为夫妻,我们常年不做饭吃饭总在食堂解决,有一天,他突然心血来潮说要做两个菜来吃吃,我当时就点名让他做那道有名的“朱式黄豆炖猪脚”。也许是期望值太高了,或者他做菜的水平实在是一般般,又或者外国人对于中餐的鉴赏水平实在不高,我勉强吃了两口就不想吃了,倒是他,愣是全吃光了,一边吃一边还看着我笑说:“也还好嘛!没你说的那么难吃。”我只能呵呵呵地笑。

     那天讲座结束以后,同学们都陆陆续续地散场了,最后还剩下为数不多的人,大约十来个,有人提议我们和朱老师合个影吧,大家都纷纷聚在他的周围,排成两排,我特地挑了一个挨近他的位置,调整好角度,努力地笑得灿烂一些。拍完了以后,还一直在担忧刚刚会不会笑得不自然,会不会把我拍得脸很大。合影后,同学们拥着他走出教室,我挤在人群之中,试图与他说上两句话,好让他对我有印象,但是期间不段地有人与他讨论交谈各种问题,我一直找不到机会。默默地跟着走了好长的一段路,周围的同学也散得差不多了,这时我终于逮着机会,站在他身边,认真地望着他,对他说:“朱老师,你好,我向你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周**,是某班的学生,曾经听过你的证券法课,希望你以后能记得我。”后来,据他说我那正式的自我介绍成功地使他对我有了印象,因为过去如我这般介绍自己的女生不多。

      借着淡淡的月光,他认真地朝我看了一眼,说了句当时令我极为难过的话,“哦,我感觉你长得和某某(法学院其他班的一个女生)挺像的。”

     “怎么会呢……?”我兴奋的心情一下子跌落谷底,内心不停地翻白眼,心想这都什么眼神呀。

     他口中说的“某某女生”,抱歉我现在已完全想不起她的名字,我与她当时仅有几面之缘,并不相识,我认为她长相极为平庸甚至不大好看,自认为比她强多了,因此当他与我的第一次会话竟是这般的开场白,内心不免失落了许多。

     多年之后,我们在一起了,再谈起这件往事,他略显委屈地对我说,他当时觉得“某某女生”还是挺漂亮的,他说那句话完全是在恭维我呢!我一笑泯恩仇,一边娇嗔地捶着他的胸口,一边说:“你就这点鉴赏水平呀!”

     讲座之后几天,我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鼓起勇气只身前往他家拜访。第一次到他家,总体印象就一个字:“乱”。客厅的桌上堆满了杂物,细看还蒙上了一层灰,椅子上堆满了杂乱的衣物,地板上也散落着不知名的报纸及纸张,书房里亦是如此。当时我心想,果然是单身的男人啊,没有女人的照顾家中竟然杂乱不堪……瞬间我的内心激起了一丝丝同情的涟漪,有一种想为他收拾屋子的冲动。

     后来,我还去过他家好多次,每次想他了,就跑来看望他,每次都是与他对坐聊天,并非谈论学术,更多的是谈论他的过往经历、学校的课业、以及他对待人生、对待爱情的看法……与他聊天很舒服,感觉就像是一座无穷无尽的宝藏,随手为你打开一扇又一扇未知的大门,探知其中各种奥妙。多次交谈下来,渐渐地发现他的各种想法、观念、处世态度竟然就是我想要追寻的那种,愈来愈觉得他是一个浑身散发着光彩的人,愈来愈觉得他就是我一直以来想要寻找的那种人。但,也许是碍于身份,也许是出于矜持,我始终压抑了为他收拾屋子的冲动;也许是出于年龄差距的考虑,也许是顾忌世俗的看法,对他的那份喜欢,也打算从此深深地埋藏在心底,直到有一次,我情不自禁了。

     有一天傍晚,我照例来找他聊天,一起吃过晚饭以后,他看我还没有要走的意思,随口说:“要不我们一起去校园里散散步吧!”我一听心里激动坏了,绯红了脸满口答应。那是个夏天的夜晚,他带我来到校园的一片小树林附近,因临近放暑假,校园里人不多,比较清静,我们一边散步一边聊天,借着夏日徐徐的清风,心情甚是凉爽。那一晚,也许是环境的清幽,也许是月光制造的浪漫氛围,我显得很放松,没有之前在他家时的拘谨,我们聊了很多,不知怎的,谈到了情感的话题,我不禁向他吐露了不少情感上的困惑,这是我第一次向他袒露我的情感世界,他用他的方式开导我,不知不觉,深埋在心底的爱情火焰再一次炙热了我的神经,我多想就在月光下向他表白:“其实我喜欢你好久了……”,但是话还未到嘴边就噎住了,如鲠在喉,我实在是说不出口。依然还是不动声色地、默默地伴着他散步前行,后来不知过了多久,如同着了魔似的,好像有一只魔力的大手,轻轻地将我推到他怀中,肩膀紧挨着肩膀,胳膊紧贴着胳膊,当下他略微地把脚步往旁边挪了挪,留出了一点空隙,可是,魔力的大手紧接着又将我推向他,两人又挨在了一起,他略显吃惊地往一旁退了两步,正当魔力的大手准备第三次向我发力的时候,我突然打了个激灵,一下子清醒了,依稀回想方才的行为,自感极为羞愧。这时不知不觉已近晚上十点,可我还得赶回距离三十多公里外的学校宿舍呢,我连忙向他告辞。

      可这时他却说道:“这么晚了,要不今晚你留宿在我家吧,我家有两个房间,我儿子的房间正好空着,你睡正好。”见他一脸诚挚地邀请我留宿,我又惊又喜,但一想顿时羞红了脸,一时语塞,半天说不出话来,犹豫了好久,才挤出几个字:“不要了……我还是回学校吧。” 说完转身便想跑,他跟上来继续说:“没事的呀,你可以住在我家的,我家有房间空着呢,你现在回学校去太晚了”见他如此热情的样子,当下我确有留宿的念头,想着还可以继续和他保持亲密的距离,但一想到方才自己的所作所为,却又有点恨自己“不争气”,最终还是传统教育中女性应当矜持的思想占了上风,坚定地拒接了他,要求回学校去。他见我坚持不肯留宿,便不再勉强,说道:“你在哪里乘车,我送送你吧!”此时我的内心是愉悦的,来到他家这么多次,这是他第一次提出要送我去车站。

      终于,车来了,我上了车,朝他挥了挥手,他也朝我挥挥手。在回去的路上,偌大的车厢空空荡荡的只有几个乘客,公交车在宁静的夜幕中飞快地穿梭着,我的思绪却久久地难以平静。我不停地在回想:为什么他今晚会邀请我一起去散步,难道我的小心思早已被他看穿?那为什么我挨着他的时候他却假装不知情地悄悄躲避,这会不会是一种变相的拒绝呢?可是……既然如此,那最后为什么又会想要我留宿呢?莫非……他还是喜欢我的,只是想用更直接的方式来表达……??想到这里,不禁地一阵心跳加快,不敢再想下去了。当时的我,虽已谈过一场恋爱,但未经男女之事,对于那方面,总有种莫名的恐惧感。

      回到学校宿舍,已经晚上十一点半了,由于临近放暑假,舍友们都已经回家了,只剩我一个人。躺在床上,没有心思洗漱,脑子翻来覆去地苦思冥想当晚发生的种种,可惜以我单纯的认识水平始终无法得出答案,于是我有了一个想法,不如给他打个电话试探一番。拨通了电话,很快,他接了。

     “朱老师,是我。我现在到学校了。”我故作轻松地说

     “哦,那就好!”他很快就听出了是我的声音

     “呃……你这么晚了还没睡呢?”我假意关心,实际上是没话找话

     “哦,我是个夜猫子,平常都睡得很晚”听得出来,他的声音很正常很平静,听不出有任何端倪,瞬间我有点失望。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沉默了一会。

     “那我先睡了,老师你也早点睡,晚安!”

     “好。再见!”匆匆地,就这么结束了。

     挂完电话,我还一度恨自己怎么这么不会聊天呢,怎么不再多说两句呢!这通电话,始终没有达到我试探的目的,也始终不知道他是否对我有意,直到六年以后的一天,我与他正式建立恋爱关系,我才知道,原来那晚在小树林,他也有冲动想将我一把搂在怀里,可是他不敢,我不禁暗暗地想:看来隐藏的够深的呀!

     之后,我也放暑假回家了,没有与他联络,但心里始终挂念着他。有一天,我与父母闲聊的时候我半开玩笑地说起他,表示我挺喜欢这个老师的,我父母立马给我泼了一盆冷水,“那怎么行呢,他的年龄都可以当你爸了,我们肯定不会同意的。”听到这里,我便沉默了。

     暑假过后再回到学校,转眼已到大四毕业季,我还去过他家几次,主要是为了写毕业论文,我选了他作为我的毕业论文指导老师,关于此事,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当时我们学生可以在电脑系统中自由地选择喜欢的论文指导老师,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他。可没过几天,一个姓唐的老师给我打来电话,通知我朱老师所指导的学生满员了,我不幸地被调剂到其他老师那去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很生气,忍不住在电话中质问他:“凭什么我被调剂出去呢,有什么标准吗?我是最早选他作为指导老师的,我选的时候他名下还没有人呢,难道没有先来后到的原则吗?”,对方坚持没有标准,是系统随机的,坚持要我服从,我既委屈又难过,继续在电话中与他争辩,一边说一边眼泪就不争气地掉下来。想到被调剂之后,以后就没有那么多机会再去看他了,就好像从此要与他分别了似的,我给他打了个电话,诉之原委,他一如既往地平静,只说了声“知道了”。挂了电话之后,我泣不成声,一个人静静地躲在宿舍楼的走廊尽头,正当我决定接受命运的调剂时,唐姓老师的电话又来了,告知我不用被调剂了,我又惊又喜,一下子破涕为笑了,都顾不上询问原因,只是一个劲地道谢。

      后来去他家,在讨论毕业论文之余,我更加小心翼翼地处理自己的感情,克制住不再轻易流露,另外也在默默地观察他的一举一动,窥知他对我是否有意。或许是他的谨慎、也许是他的隐藏、也许是他的克制、也许是他的不在意,几次下来,我始终一无所获。之后他再也没有邀我去散步,再也没有送我去车站,再也没有谈起任何感情话题,对于那个夜晚,我们俩像心照不宣似的,谁也没有再提起过。

      之后不久,我提前找到了工作,离开学校的时候,我本想与他告个别,但是想来想去还是算了,我担心克制不住自己流露感情,又担心他本无意我自作多情,所以我就这么悄悄地离去了。在离去的那一刻,我已决心忘却他,那天的夜晚,我将它当做是我人生中所经历的一场绮丽的夏梦,既虚无缥缈,又瑰丽异常,随同这份感情一起,永久地尘封在我内心最深处。

      可是,谁又曾想到,正是这尘封的绮丽的夏梦,迎来了五年后某个秋日的重逢,最终成就了一段姻缘。

-----------------------------------------------------------------------------------------------分割线

好多朋友想看后续重逢,我加快进程地写出来了(刚写完,还没来得及细细修改,匆匆忙忙地发上来了,有些地方还有待斟酌与细细描绘,请见谅,待我有空我还会来更改!)

重逢

2007年春,我提前找到了工作,离开了校园,也离开了那个“夏梦”的城市(以下简称Z城),在我老家一大型知名国有企业从事外宾接待工作,后跳槽至外企从事法务工作。日子按部就班、波澜不惊地过着,上班、下班、恋爱,直到三年后(2010年)一天的傍晚,一个电话打破了所有的平静。

有一天,我正准备吃晚餐,接到了一个电话,一看号码,异常熟悉,惊讶之余有点小忐忑,一听声音,我确定就是他!那熟悉的声音,那熟悉的语调,以及浮现出电话那头熟悉的身影。电话中他关切地向我问好,关心我的工作与生活,当时我的未婚夫“阿强”就在旁边,我不便多说,匆匆地结束了。电话一挂断,我的内心翻江倒海、五味杂陈,多年前的一幕幕又回到了眼前。可是,我没有告诉他的是:这四年时间里,我发生了很多变化,已不是当年的那个小女孩,身边已有了未婚夫,年底打算举办婚礼。他更不知道:既然已经决定忘却,就不再回头,打算从他的生命里悄无声息地蒸发。因此在我离校后的时间里,我删掉了所有关于他的联络方式,自己也更换了电话号码,不留退路。

这四年时间,我经历了两段感情,英俊帅气的“阿伟”、浪漫迷人的“阿强”。阿伟是典型的帅哥,肤白、浓眉、高鼻梁、轮廓分明、身材匀称,年长我三岁;阿强则风趣、浪漫、温柔、富有情调,与阿伟同年,也是一枚帅哥,有着优美的下颚角轮廓,一双迷人的小眼睛尤其会放电。阿伟毕竟是过去式了,暂且不表。当时我与阿强恋爱两年,正打算走进婚姻的殿堂,可是朱老师这么一通简单的问候电话,却再一次撩动了我的心。

平心而论,阿强待我非常好,他除了有颜值,更是一枚调情高手,我时常不自主地被他撩拨得如同踏入云雾间、飘飘然地忘却自我。但是,他有个致命的缺点:花心!起初我并没有发现,直到我们恋爱一年后,一天他在洗澡,我无意间翻看他的手机,发现有数条与其他女孩的暧昧短信,顿时觉得五雷轰顶、眼冒金星……与所有“狗血”的剧情一样,我质问他,他编出各种借口来解释,抱着我的大腿苦苦地哀求我原谅他。可有句话说的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样的剧情在我们之间几乎每半年就得上演个一两出,我痛苦过,也迷惘过,也曾犹豫过是否应该嫁给他,也曾被他信誓旦旦的承诺忘却了过去的伤痛,还曾幻想过或许婚姻能改变他。也许是留恋他的浪漫情调、也许是迷恋他的好,又或者是暂时忘却了他带给我的伤害,在他父母亲的催促下,结婚一事被摆上了议事日程。

过了两天,我忍不住,给朱老师回了个电话,我们聊了很多。接通电话的那一刻,我是激动的,甚至声音都有些微微地颤抖。在这四年时光里,尽管我强迫自己忘却他,强令自己不与他联络,尝试着与别人恋爱,努力着与他人共同生活,甚至打算步入婚姻殿堂,但是谁又会知道,我总会在某个宁静的夜晚想起他,想他现在怎么样,是否身边已有了伴侣,想他现在过得是否如意;也曾想若干年后会不会偶然地在某个场合相遇;也曾想假如当初我再勇敢一点会不会不一样;但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辗转找到了我的号码,竟然会给我打电话!说明他心里还有我,对吗?想到这里,激动得不能自己!

当我知道这四年来他依旧单身的时候,心底更是掀起了波澜。我发现自己对他的感情竟然一点也没变,没有将他遗忘,一直留在我内心深处,还爱着他,任凭时光流逝也没有改变、冲淡往日情絮。若不是相隔两个城市,真想一个箭步冲到他家,大声告诉他:我好喜欢你!第二天一早起来,我给他写信,整整写了一个上午,述说了自己四年来的变化,告诉他我的全部。那长长的信件,就像是自己对自己过去的一段告白。也许是天意弄人,那封信竟然被邮局遗失了,他始终没有收到那封信。丢信那几天,我整个人都魂不守舍似的,他则数次来电询问,从我紧张的情绪中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每天去查看信箱。过了好多天,确认遗失后,我怅怅地想:难道是天意吗?是老天爷在告诉我不应该和他在一起吗?

一转眼又过了几个月,我们偶有电话联系。有次我趁着出差至Z城的空档,我去看他了。 那天办完公事到他家已是晚上六点半,再一次来到了熟悉的小区,熟悉的楼房、熟悉的楼梯,一切与四年前一模一样,抚摸着熟悉的楼梯扶手缓缓往前走,竟有一种时光倒流的错觉,仿佛又回到了学生时代,我不再是他人的未婚妻,而是当年那个单纯、青涩、害羞的频繁往老师家跑的我。可是,当他为我打开门的那一刻,思绪立马将我拉回了现实。只见他四年未见,两鬓及头顶竟已苍白,内心禁不住一阵心酸,泪水忍不住在眼眶中打转。我很想知道,“这几年来,你过得好吗?”

那晚,我问起为何几年不见,竟头发都花白了?他一脸轻松地说:“我们家遗传”少白头“,其实我老早就有白发了,只不过之前都是染的,现在担心染发剂用多了不好,决定不染了。”谈到他这几年来的变化,他告诉我他一直单身一人,我问:“你不打算找对象了吗?”他说:“想的,但始终没有合适的。”谈到我自己,他轻轻地问道:“你的男朋友对你好吗?你们幸福吗?”听到这里,我一度哽咽,说不出话来,有种莫名的冲动想扑到他的怀中,可不知哪来的坚强使我忍住了。我什么也没说,只吐了两个字,“还好”。

由于要赶晚班火车,没说几句,我就起身走了。那晚,我更确信对他的那份爱恋,不减当年,丝毫未变。

如果说前面这些仅是重温旧梦的话,那么接下来第二年所发生的,才是真正的重逢。

第二年,因男友家庭遭遇变故,父亲意外身亡,婚礼一再被推迟。这一年,我和他一起来到Z城工作。待安定下来之后,我第一时间给朱老师打了电话,并告诉他我想去看他。那天我一下班连晚饭都没吃,就过去了。他家还是一如既往,杂乱不堪又略带冷清,之前我笑称是单身男人没有女人照顾的原因,看来果真如此!他除了头发略白之外,面容皆与五年前一模一样,还是一样的真性情、一样的才华横溢、一样的超凡脱俗、一样的风趣。但是,我们都小心翼翼地回避着情感这个话题,没有再提及五年前那个夜晚。随着交流的深入与了解的加深,我越来越难以忘却眼前这个年龄足以做我父亲的男人。五年过去了,我依然不懂该如何向他表露我的心声,更不懂该如何处理我与男友的关系,内心满是纠结。直到有一件事的发生,迫使我勇敢了一次!

有一天,他突然告诉我,他可能不久就要离开这里前往另一所大学工作,因为那边有更好的发展。听罢,隐约间感到心脏一阵阵地抽动,心头一紧,一阵强烈的难过袭来,这是不是意味着以后连正常见面的机会也没有了?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走呢?” 我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假装满不在乎地问他:

“还没确定,也许很快就启程,或者也没那么快,具体时间还在商讨之中。”

“那以后是不是都见不到你了……?”我再也难以压抑自己悲伤的情绪。

“……怎么会?现在交通都很发达,一个飞机就到了嘛!”他一愣,马上故作轻松地说。

那天一走,眼泪就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地往下流,我感觉或许是上天注定:我们有缘无分,我将痛失所爱!想必日后将很少再有机会见到他了,他所去的地方与这相隔十万八千里,天各一方,我对他的这份感情,注定是要无疾而终了。当晚,一夜无眠。

接下去的几个月,他毫无音信,我也曾试着数次拨打他的住宅电话,电话是通的,但始终没有人接。我心想,也许他已悄悄地离开了吧。

直到11月份的一天,我突然又试着给他打了个电话,令人惊喜的是,这次电话竟然有人接了。那一刻我好高兴呀,雀跃得像个孩子,仿佛一件宝物失而复得似的。我连忙问他:“老师你没有离开这里呀?”他告诉我前几个月去该所大学讲学了,后来由于某些原因(待遇、条件方面)决定不走了。听到这个结果,我无比地兴奋,在电话中聊了大半个小时,直到挂了电话,仍是意犹未尽。

当晚,我又是一夜无眠,激动的想立刻见到他。第二天,刚好是周六,我去看他。那天,我从中午一直待到晚上十点,他给我讲了好多有趣的故事,还打了一遍新学的太极拳给我看,我看得入了迷,感觉眼前的这个男人不仅学识渊博、学富五车、正直、勇敢,还相当地富有童真,十分地可爱,发觉已深深地爱上了他。在离别之际,我非常渴望能拥抱下眼前这位如此可爱之人,表达下我多年来的情感,但仍然没有勇气,不仅肢体僵硬地无法动弹,几次话到嘴边,也都咽了下去。

后来我想了很多,他决定不走,这就是天意!这是上天给我的机会,五年前由于懦弱与胆小,我已错过了一次,现在我不想再错过第二次,否则我今后的人生都会存有遗憾!我不希望遗憾伴随着我终生,我决定不再压抑自己的情感,我决定要勇敢地为自己活一次,无论结果是好是坏,我愿意用整个生命去面对!

考虑成熟了以后,我开始给他写信。在信件中表达了我多年来的心路历程以及对他深厚的爱。在等待回信的那一个小时里,我既焦虑又忐忑,感觉好漫长,比一天的时间都要长。收到回信,我反反复复地读了好多遍,原来他也喜欢我,他等待这一天也已好久。

回头,我立即打算与男友分手。男朋友阿强从一开始的不理解、不接受到后来见我去意已决,很快,我们和平分手。

就这样,重逢后的某一个初冬,我正式与他建立了恋爱关系,一年以后,我们领证结婚。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是对的,直到今天,我们依然很甜蜜、很恩爱,由此我也收获了我理想中的爱情。

作者:洛紫颜 于2016年8月10日

来源: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918396/answer/111081382

盛开成花树

+ 爱情+ 初恋+ 暗恋 + 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