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男

暖男与直男

这几天身体抱恙,去医院挂了几次水。

和我同时就诊的有对小夫妻,妻子患病,丈夫陪同照应。闲聊中,得知小夫妻第一次来沪,甘肃人。最近上海天气骤降,再加上空气湿冷,妻子水土不服,上吐下泻,有点脱水。妻子年纪不大,比我还小着几岁,丈夫大我几岁。

由于第一次来上海,对大城市有畏惧感,丈夫空洞的眼神时不时的观望着四周。

我坐在候诊室里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突然,坐在我旁边的丈夫怯生生拉了拉我的衣角:“小兄弟,门诊怎么挂?”由于丈夫有浓重的西北口音,我问了好几遍才听懂。原来小夫妻怕生,已经来医院快一个小时了,来就诊的人都行色匆匆,怕别人不耐烦,丈夫好几次都欲言又止。

我带着他到前台拿就诊卡,挂号。我告诉他以后哪里不懂了,可以直接问前台的护士。丈夫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用浓重口音的普通话说“我也想着问捏,只是我怕人家听不懂我的话,人家护士不欢喜。”

丈夫怕这个大都市,恐惧,哪怕自己是来花钱就医的。

丈夫爱怜的抚摸着妻子的手,妻子病怏怏却又心疼的看着丈夫。输水的过程中,妻子在睡觉,我和丈夫闲聊,丈夫把孩子留在老家上学,带着妻子出来抓钱,他的思维很简单:大城市,钱好赚。我问他准备干啥,丈夫憨厚的笑着“村里有人在这里包工地,我俩别的本身没有,出出力也能比家里挣得多。”

话音未落,丈夫憨厚的笑容变得有些凝固,“钱还没抓着,看病就花了不少。”,丈夫干涩的笑容带着茫然和失落。“大城市看病真贵”,他小声嘟囔着,“在老家十几块的点滴这儿要几百块。”我也只能附和的笑笑。

第二天,再次输液的时候,又碰到了那对夫妻。简单打过招呼之后,丈夫出去了,妻子有气无力的坐着打吊瓶,不一会儿,丈夫提着一袋水果过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个保温杯。

丈夫很热情的塞给我一个苹果,笑呵呵的说“小兄弟,我洗好的,你吃一个吧。”我推辞再三,抵不过大哥的热情,收下了。丈夫剥开一个橘子,把橘子瓣一个个放在水杯里,用开水烫好,一口一口喂给妻子吃,满眼都是甜蜜。

妻子吃好了,大哥把剥下的橘子皮,洗好,放在保温杯里接了满满一杯开水,笑呵呵的对我说“听人家说,橘子皮有维生素,泡水给她喝正好,我专门买的。”

我笑着看着那对夫妻,点点头。

丈夫不爱说话,妻子病怏怏的也没有说话,丈夫时不时的用脸颊贴在妻子额头上试探下有没有发烧。

看夫妻俩穿的单薄,我随手把肚子上的暖手宝递给大哥,让他暖暖妻子的肚子,大哥摆摆手,急忙拒绝,他说用水杯就可以。我问他们住在哪里,丈夫说住在彭浦新村,没有暖气,再加上水土不服,妻子这才遭了病。

大哥时不时的用手机上的计算器算着什么,他看我一直在看他,笑着说“我算算最近这几天的开支。”我问他这几天没开工吗?他说“老婆病了,我去干活就没人照顾她,钱是抓不完的钱,她身体重要。”

很朴实的话,也没有什么甜言蜜语,大哥用行动证明了作为一个男人应该有的担当。

我第三天去挂水的时候,又一次碰到了他们,大哥说妻子身体好多了,挂完今天医生说在家调养几天就没事儿了,要我也多注意身体。大哥话不多,忙前忙后的替妻子和我拿药。我连声道谢,大哥笑着说“没啥,你打着吊瓶不方便,我顺手的事,再一个,刚开始你帮了我,现在我帮帮你,也是应该的。”

等妻子打完吊瓶,我的吊瓶还有半瓶,大哥说什么也要陪我打完再走。我告诉他,没关系,我自己可以。他说,你一个人在外,不容易,都是在外打工的,互相帮忙应该的。

最后,我们仨一块走出了医院,大哥在等公交的时候,我去旁边水果店买了点水果,大哥说什么也不要,我说,“不是什么贵重东西,给嫂子补充点维生素。”大哥还是坚持推脱。等他俩上车,车门关上的瞬间,我把水果一下塞到他的背包里,我对他俩挥挥手便回家了。

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现在这个社会,女孩子都喜欢暖男,都吃甜言蜜语这一套。被骗了,大骂“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都是渣男。”
现像大哥这种木讷寡言只做不说的实在人,一开始她们就看不上,觉得没情趣,没所谓的“有趣的灵魂”,不屑于去接触这样的糙汉子,却怨天尤人的喊“好男人都去哪里去了。”

到底是谁的错?

我不知道是谁的错,我只能要求自己本本分分的,不要飘,要脚踏实地,哪怕不会说漂亮话,也要做一个有担当的如山男人。就算得不到任何女孩子的欢心,也不要口蜜腹剑,两面三刀,满嘴跑火车,出卖自己的人格。

相对于暖男,我还是愿意做一个言行一致的直男。

作者:高远
来源: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4983220/answer/272395423

卡农(音乐盒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