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

叽叽喳喳,再见了

我小学的时候呀,养过好多好多麻雀。

这听起来很搞笑。麻雀是养不活的,野生的麻雀性子大的很,绒毛都没褪尽的小家伙也养不活。它们只要被关在笼子里,或者在脚上拴一根绳,都会被“气死”。

小学的时候,我窗台外面摆了一盆很大的玉树。它长得很肥,于是老爸就换了个大盆给它。有一天我发现花盆中小半盆土都不见了,多了个小坑,好像是被什么动物挖的。一开始我以为家里有老鼠,结果蹲点了很久,一只胖乎乎的麻雀跳进去一蹲,哎嘿,大小正好。

于是我在它离开的时候往花盆里洒大米。一开始它不敢进,结果吃了几口发现没事,就一点点习惯了。结果有一天,我偷偷放米的时候头顶传来一阵叽叽喳喳叫声。
完,被抓包了。

我特别尴尬地缩回自己的手拉上窗户,它歪头看看我,跳下来继续吃。

熟了之后,我可以把手放在它面前。麻雀的喙尖尖得动的很快,一会儿就吃完了。

有时候会啄到我,它一脸嫌弃地晃晃头。拜托,我很疼的好吗。

后来它每天早上六点五十准时在窗户外面叽叽喳喳,我困得迷迷糊糊,套了衣服就滚去厨房抓米扔到盆里,继续和周公约会。中午的时候放学回家给它弄午饭。晚饭它不回来吃,天快黑了就会缩回花盆里睡觉。我一开灯把它亮醒它就哇啦哇啦抗议,晚上只好拉下窗帘。

后来它生了宝宝,我妈给它做了大米小米红枣营养套餐,它还能准确地把大米挑出来喂到宝宝嘴里,红枣自己吃了。小家伙还不会飞,翅膀扑棱着只会啊啊张嘴,特别能吃。

在一只小朋友掉到楼下的葡萄架里之后,我爸给他们重新用废水管做了个窝。

送走了一窝,又来了一窝。我天天看小东西立正站好,一把米就被一扫而光了。看着看着就长大了,搬家了。

走的那天,一排麻雀站在窗台上,唧唧呱呱一阵子就飞走了。

后来的住户说,再没看到过。

我和院子里的同龄人没有任何交集。小时候体弱多病,足不出户;长大后寡言少语,形影单只。唯一的朋友就是窗台上的麻雀。每天夕阳西下,漫天桃红色中一只小黑点儿由远及近地冲来,啪地落在窗台上。

吃了没啊,趴在窗台上的我问它。

吱吱喳喳。吃了,瞎操心。它回答。

它张开翅膀的样子,好像给我的一个拥抱呀。

作者:阿泺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4983220/answer/265228156

Sleepyhead (Midnight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