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太空 · 科幻+哲学+心理,通过太空来解读人性,关于爱,记忆,痛苦,迷茫。正如电影的一句台词“我们人类不需要另外一个星球,我们需要一面镜子照出自己”。(前40分钟慢节奏可能会消磨掉大部分人的意志,所以请找个安静闲暇的时间来看吧)

科幻片《飞向太空》(1972) 上映:1972年3月20日

塔可夫斯基的影片总是充满浓厚的哲理性,在他标志性的长镜头背后隐藏着无数的象征意味,这也是观众总能从他的电影中品出某些东西的原因。《索拉里斯》被认为是与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齐名的两大经典太空片。尽管都是如此空灵悠远,神秘难以琢磨,但塔可夫斯基所瞄准的其实并不是浩瀚遥远的太空之海,而是我们的思想之海。

解读

影片讲述的是宇航员克里斯将要到一个空间站去,这个空间站正在围绕着索拉里斯星球飞行。但是空间站中的科学家总是会做出异常的行为,克里斯需要到那里去找出原因。由于克里斯也是一名心理学家,所以由他来负责这个任务再合适不过了。等到他来到空间站之后,他发现这里是一个几乎是死寂的空间,科研活动的指挥官已经神秘的死去了,而凶手竟然就是索拉里斯星球。难道索拉里斯星球里蕴藏着什么神秘的力量?或者是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呢?克里斯和科学家们对此展开了探测。但是所有的科学家的大脑全都被损坏了,索拉里斯星球给这里带来了严重的危机。

这个太空站本身就带有恐怖阴森的色彩。克里斯刚到空间站的时候,里面的东西都被仪器都破损了,三个太空人,其中一个自杀,另外两个濒临崩溃,他们已经被折磨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了。后来,克里斯自己也进入了幻觉当中,他见到了10年自杀而死的妻子,总是反复出现,不断复生。

塔可夫斯基对于科学始终都是抱有怀疑的态度,他认为世界上所有的科研活动都是没有依据的,因为世上本来就没有一成不变的真理,科研探索更是在做无用功。索拉里斯空间站里的那个科学家,之所以选择自杀,就是因为在他信仰动摇又无法解释的情况下而采取了这种极端行为,这恰好契合了塔可夫斯基一贯坚持的理念。甚至他还借片中人之口说出:“连自己的世界都料理不好,如何去料理别人的?反正我们也不真想要其他世界,倒是需要一面镜子看清自己。”

《索拉里斯》与《2001太空漫游》最大的不同点就是库布里克的大场面、大景观在塔可夫斯基的镜头中统统看不到。其实塔可夫斯基压根也没打算把目标锁定在索拉里斯的神奇景观上,他真正所要挖掘的是人的内心世界。片中哈丽和克里斯的爱情十分特殊,他们之间的感情形态很原始,克里斯纯真的内心才是哈丽战胜死亡和恐惧的力量源泉。塔可夫斯基以哈丽和克里斯的爱情给人类贴上了一个重要的标示:人性。只有有人性的人才可称之为人类,那些所谓原子构成的科学定义都是不可靠的。

最终我们知道,索拉里斯原来只是一个心灵之海。索拉里斯接收到了克里斯的脑电波,了解到人性是具有爱、痛苦和悔罪的感觉的。于是漩涡停止,一切归于平静。可以说,是人性洗刷了灾祸,挽救了人类自己。克里斯终于与家人重聚了。塔可夫斯基将索拉里斯比喻成了一个试探人性的机器,而所流露出来的充满爱与希望的神学架构,让人们重新认识科学的距离。

幕后

这部影片根据斯坦尼斯拉夫·列姆的小说《索拉里斯》改编。但是列姆对于塔可夫斯基大胆的改动感到非常气愤,认为他背离了自己的创作意图。但苏联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艾特玛托夫却对其大加赞扬:“《索拉里斯》和《镜子》的创作,在我看来,与现代文学发展进程有着无可置疑的联系,即牺牲事件、现象和人物行为的外部逻辑,能深入地开拓他们的本质。”

在当时,苏联征服对于电影业警惕性很高,但是《索拉里斯》还是获得了拍摄的许可。这是因为领导们以为这部科幻小说是最保险、最无害的。然而,塔可夫斯基的另有所图还是不能被掩盖。有趣的是,当时苏联领导还要求科学家来为这部电影做科学鉴定。

「推荐: 匿名 | 编辑: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