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围城 · 讲述了上世纪初孙中山驾临香港,清廷派出大批杀手伏击,各路好汉在香港舍身保护孙中山的故事。这只是个史上并无记载的故事,但历史背景和主要人物却是真实的。

剧情片《十月围城》(2009) 上映:2009年12月18日

扩展阅读

孙中山与武林

清末民国,中国处于一个尚武自强的时代,出将入相,文武全才者比比皆是。那时中国文人多有风骨,谭嗣同、陈天华、邹容、秋瑾、陆皓东等文人都敢为理想牺牲生命,苏曼殊也曾欲刺杀康有为,即使被鲁迅嘲笑的言情文人张恨水,在抗战时期也曾想组织游击队,与日作战。

在孙中山的同盟会阵营中,有很多怀抱为国捐躯理想的江湖武林人士。孙中山推崇武术,武术在现代又称为“国术”,这一名字的命名者正是孙中山。在孙中山的倡导下,民国武风极盛,“国术馆”林立,定期不定期会有“国术”比赛,公开对擂。

孙中山的第一个革命同志郑士良,就是自幼修习拳术的武林高手。1895年,在香港率众加入兴中会的杨衢云,“其为人仁厚和蔼,任侠好义,尤富于国家思想。尝习拳勇,见国人之受外人欺凌者,辄抱不平”。

1909年,孙中山在美演说,听者无不感动,当时有一青年上前叩头说:“我要追随先生”。孙中山说:“革命是要杀头的,你有这个胆量?”青年答曰:“杀头!我不怕!”这个青年就是现代国术家马湘先生。后来马湘成为孙中山的卫队长,直至孙中山逝世。

1914年和1924年,袁世凯及其残余势力曾两次组织暗杀孙中山,都靠马湘率卫队严加保卫,使刺杀不成。1921年5月5日,孙中山在广州就任非常大总统。就职仪式上,特意举行了武术表演。孙中山叫自己的卫士马湘和黄惠龙也下场,来了一段竹节钢鞭和八卦剑,并说:“中国的拳勇技击,与西方的飞机大炮有同等的作用。”

这位黄惠龙又名黄湘,广东台山市人,精于少林拳,当时有“黄湘、马湘,相得益彰”之称。1922年陈炯明叛变,围攻总统府,他与马湘保卫孙中山在枪林弹雨中奋勇冲出重围,安抵“永丰舰”。负伤多处,鲜血流淌,孙中山亲笔题书“南方勇士”锦旗赠他。后来他回乡省亲,与乡亲谈起革命战斗时,撩衣卷裤,露出斑斑弹痕,笑指伤痕说:“壮士临阵,非死即伤,大丈夫为国牺牲,幸也,何所惧哉”。大名鼎鼎的大侠霍元甲,也曾受同盟会之托,创办精武体育会,“希望十年内训练出千万名既有强健体魄,又有军事技能的青年以适应大规模革命运动”。

广州起义借助洪门力量

孙中山青年时代曾一度为改良派,拜访、上书过张之洞、李鸿章等人,但甲午战败后对清廷愈发失望,逐渐转为革命派。

1886年,20岁的孙中山,在广州美国人嘉约翰创立的博济医院学医,结识一位同学郑士良,郑士良是他最早的政治上的同志,便是洪门中人,十年后孙中山组织第一次广州起义,即靠郑士良联络广州、花县、英德、清远等地洪门会党。

洪门起于明末,对外称天地会,以反清复明为宗旨,后来清廷势大,逐渐转为地下组织,并流传至海外。

鲁迅在给许广平的信件中曾说:“孙中山奔波一世,而中国还是如此,最大原因还在他没有党军,因此不能不迁就有武力的别人。”“有武力的别人”者,袁世凯、苏联、日本等,当然也包括洪门。洪门在那个时代的巨大力量,是反清革命者不可能忽视的。

洪门的反满复汉思想也与孙中山早期的思想有接近之处,孙中山除利用洪门的力量进行革命外,也致力于改造洪门会众的组织和思想。

1894年,孙中山在檀香山组建兴中会,以“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合众政府”为宗旨,最早的会员邓荫南、杨文纳也是洪门弟子。1895年孙中山发动广州起义,即以三合会会众为主力。当时是1895年10月26日,各路起义队伍相继潜入广州,以孙中山的童年好友陆皓东制作的青天白日旗为军旗。不料消息泄露,清兵四处搜查,捣毁了兴中会在广州的机构,陆皓东为保护同志名册未能逃走,被捕杀害,后来被孙中山称为“近代史上为革命献身之第一人”。

广州大塘乡人李福林,早年也是绿林中人,1907年认识了孙中山,并参加同盟会,在相当的一段时间内,和孙中山领导的革命发生过不少联系。1917年,他曾被孙中山任命为大帅府亲军总司令。

加入致公堂促成致公党诞生

1899年10月,兴中会、哥老会、三合会首领在香港会见,决定组织兴汉会,公推孙文为总会长。1900年,孙中山再次在惠州发动起义,此次起义在军事上起最大作用的是三合会首领黄福,在他的号召下起义军会集了600名三合会会众,占据三洲田,并于8月15日晚袭取沙湾,起义最盛时达两万人,但后来枪弹接济不上,起义军再次解散。

1904年,孙中山先生从日本赴檀香山,因为当时康有为及其弟子在此办报,宣扬保皇立宪,并有人加入致公堂投机,孙中山遂创办《檀山新报》,亲撰《敬告国民书》、《驳保皇报》等文章,与其论战。1904年1月孙中山带同盟会并入致公堂,设特别会容纳同盟会会员。

孙中山加入致公堂后,进行了致公堂体制和理念上的改造,为致公堂重订新章规程八十条,使致公堂从以往的反清复明的原始帮会向具有现代民主思想的组织转变,此举也促成了1925年致公党的诞生。致公党1947年在香港进行改组,后来成为中国的八个民主党派之一。

孙中山还让冯自由在日本组织三合会,秋瑾即从属于三合会,职位为“白扇”,入会仪式一如洪门,有刀架脖,喝鸡血,跨火盆等,这大概也反映了孙中山对传统洪门不得已的迁就。秋瑾平日也着男装,骑马,佩倭刀,回国之日,召集同会,将倭刀往桌上一插,说:有谁出卖同志,便吃我一刀!

从此孙中山调动洪门弟子更加得力,之后又陆续发动了八次起义,均以洪门弟子为主干,历史上著名的秋瑾、徐锡麟的牺牲,汪精卫回国刺摄政王等事件,都是这八次起义直接或间接造成的事件,但最终八次起义均告失败。直至1911年武昌以拥护革命的新军力量为主起义,各省独立,清廷始知大势已去,于数月后宣布皇帝退位。武昌起义中洪门力量同样起了很大的作用。

孙中山虽然起义多借助洪门力量,但其骨干力量,政治纲领却完全是现代民主式的,就是军事理论也为现代式的,辛亥革命成功后,由宋教仁等起草、发布的《临时约法》地位可比中国的《独立宣言》,中国今天的宪法和法典,也是奠基于此。但因借助洪门,也不免要打上洪门的烙印,如1900年的惠州起义中,起义军“在多祝驻营时,通知居民不必闭户,必须在门前点一灯为标志,取其复明之意”。

1907年的潮州黄冈起义中,会党占领黄冈建立军政府时,标明“大明军政府孙”。“反清复明”的口号在孙中山领导的起义中多次出现。后来辛亥革命成功后,孙中山曾带新政府祭拜明孝陵,也算是给了洪门一个交待。

作为“革命的先行者”的孙中山,在革命的初期,和洪门这类江湖会党发生紧密的联系乃是时代的必然,否则,孙中山革命的第一步就不可能迈出。

作者:法比亚《孙中山身边的游侠义士》

来源:http://www.china5080.com/articles12/9652.html

「推荐: 匿名 | 编辑: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