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杂谈

后浪出品:《剪辑之道》试读——旧金山

发行新版本的想法最初源自科波拉想出版一张DVD影碟,以便把好几场重要的场景添加回去。在1979年的版本中,由于影片时长的限制,这些戏份都删除了。同时,2000年又是西贡陷落的二十五周年,所以重新评估最初的剪辑决定似乎也是合乎时宜的。

韦斯·安德森谈茨威格:他是《布达佩斯大饭店》的灵感源泉

维也纳就是这样一个有深厚文化底蕴的地方,而高雅文化在那里又相当于歌坛巨星,是时下最酷的潮流,最受大众欢迎的东西。茨威格生活的范围是这一切的正中心和起始点,他一直住在那里,直到曲终人散。

《弗兰西斯·哈》:难以名状的随性之光

“我喜欢那些看上去像错误一样的事情”,弗兰西斯.哈面对着纽约城的中产阶级和精英们的不屑和藐视侃侃而言,旁若无人地阐述着自己的生活观,“真正很重要的人和生活及爱情,都只能在宇宙的另外一个维度。”

比利·怀尔德论黑色电影

我总是一个讲故事的高手,但这并不是因为讲故事是一个懒人的专利。也许这是真的;但是想把故事讲好并没有那么容易。比方说,在《日落大道》中,我让一个死人来讲这个故事,这是种经济的做法。你用上两句话,就可以表达摄像机必须用20分钟才能发展的情节。有很多人都想讲故事,但他们并没有讲故事的技巧。

巴赞:胡洛先生和时间

大地塑造的人物与周围世界的愚蠢恰成对照,显示出一种灵巧的秉性;他表明,始料未及的事随时可能发生,会打破蠢人的秩序,就像把轮胎当墓地上的花圈,把葬礼变成嬉戏一样。

雅克·塔蒂的现代哑剧

我们都活在于洛的影子里,重复着于洛的现代哑剧,我们的表白、我们的写作和我们的影评。我们的表演淹没在喧哗里,没有人理睬,就想起那个赔掉家产拍电影的雅克·塔蒂。

后浪出品:《我是怎样拍电影的》(山田洋次)(三)

去年电视里又播放了田坂具隆导演的《路旁之石》,使我有幸能在四十年后再度欣赏这部影片,最后的-场戏和我记忆中的一模一样。除了跟拍少年吾-走在胡同的镜头格外长是这次新的发现外,结尾仍然是一辆有轨电车慢吞吞地朝着前方驰去。电影是多么美妙的艺术啊!我为此情不自禁地流下了泪水。

菲利普·莫兹的电影生涯

司机皮奥里的母亲死了。皮里奥不肯参加葬礼,他陷入到一种痛苦和恐惧中。菲利普到他家里,皮奥里想看菲利普曾拍过的一小段电影。他在电影里看到妈妈在窗台上望着他,向他招手。皮奥里握着菲利普的手:“你拍得真好!人已经死了,却能永远在这里面看见。”

后浪出品:《我是怎样拍电影的》(山田洋次)(二)

我怀着不敢相信的心情赶到了新宿的首轮影院,一看果真像制片人说的一样。我记得很清楚,观众们一边大笑一边看着我的影片,而且是我完全料想不到会引起观众发笑的场面竟然博得了哈哈大笑,我不禁愕然了,在电影院里思忖着:'如果观众认为这部影片滑稽可笑,那么,我也许能搞喜剧。'

阿尔诺·德帕拉欣访谈:灵魂的探寻(三)

我知道现在法国很少再有人为“新浪潮”激动。人们通常宁愿谈论“新浪潮”的缺点,然而它的自由精神始终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他们并不是要通过电影给你灌输某种观点,而仅仅是将电影当作一件艺术品,对我而言,这就是“新浪潮”。

戈达尔谈《电影社会主义》

我们应该感谢希腊,西方世界不断向希腊放贷,哲学、民主主义、悲剧艺术,我们总是忘记悲剧与民主之间的联系,没有萨福克里斯就没有伯利克里,没有伯利克里就没有萨福克里斯。我们现代社会的科技都需要感谢希腊,希腊向当今世界要一万亿的版权都不足为过。

后浪出品:《我是怎样拍电影的》(山田洋次)(一)

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时,我有幸结识了作家早乙女胜元先生,向他倾吐了自己的苦恼,他安慰我说:'我也和你一样,只会写些平凡的故事。可这又有什么不好的呢?'

阿尔诺·德帕拉欣访谈:我信仰电影,坚硬如铁(一)

我拍摄关于小资产阶级的影片,而我发现的所有的丑恶说明,家庭和资本主义很肮脏,教士们都是些下流胚。

阿萨亚斯:那些革命过后的年轻人

我一直就喜欢长镜头,甚至一个镜头一场戏,就像侯孝贤《海上花》里的那种长镜头。非职业演员在一场戏里有他们自己的气息节奏,情绪变化也很自然,过多打断的话,第二次也许就找不到感觉了。

彼得·沃伦评《迷魂记》 关于“情欲化变形”的忏悔

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告诉专栏记者Hedda Hopper:”我把维拉·迈尔斯放到联络人名单里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伊迪丝·海德(Edith Head)为她设计了一衣橱的衣服,不仅仅是为了《伸冤记》(1956)的拍摄,也是为了让她的日常打扮看起来不至于随便得像住在洛杉矶机场附近的家庭主妇”、。

阿萨亚斯:再凶猛的批评也无法撼动体制

我觉得,面对种种革命企图,当今社会早已有了相较过去更好的防备。体制对于激进言论有着很好的吸收作用,它有足够多的防撞气囊,随便你如何声嘶力竭,都产生不了多少回声。《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The Dark Knight Rises)也好,《黑客帝国》(Matrix)也罢,它们都成功消化了大量的批评声,结果毫发无损。

方泰尼亚往事——评《方泰尼亚三部曲》

但《骨未成灰》中的这类象征性镜头比布烈松的有了更多一层的现实意义,布烈松更侧重于对人物内心世界的探寻,而《骨未成灰》不仅要完成这项任务,还要兼顾对外部环境的刻画,人物生活的主要场所——方泰尼亚,才是电影的真正主角。

罗杰·伊伯特评《现代启示录》

这部电影的伟大之处,能令它在将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历久弥新,继续引起观众共鸣的原因,就在于科波拉在特吕弗当初说的那个层次上所实现的:拍摄电影的苦与乐。

市川昆的映像世界

市川昆电影的代表人物,多抱有一份痴迷和执着,无论是异国赎罪、美的憧憬、纵情色欲、绝境求生、手足情深、为父复仇、航海冒险、竞赛争胜、追查凶手,皆全力以赴,永不退缩。

后浪出品:《创意制片完全手册》试读

在我们探讨各种细节之前,首先让我们来看看'版权'(rights)的含义。版权是著作权(copyright)的简称,也指对内容进行复制的权利。迈克尔·唐纳森(Michael Donaldson)在其著作《许可权与著作权》(Clearance and Copyright)一书中指出:'著作权法并不保护单纯的创意。著作权法仅保护'在可被切实感知的作品中创意所体现的表现形式'。'

上一页     2    3    4    5    6    ...   4  /  51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