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交响曲 · 钢琴家舒曼与妻子克拉拉的爱情传记电影。

剧情片《春天交响曲》(1983)
上映:1983年4月8日

背景故事

舒曼是十九世纪德国著名音乐家,他和克拉拉初次见面是在1828年,是年舒曼十八岁、克拉拉九岁。当时,舒曼在大学攻读法律,而克拉拉作为天才少女正忙于演奏。克拉拉的父亲是当时有名的音乐教育家,舒曼慕名求教,克拉拉的父亲维克很快发现了舒曼的音乐天赋。这样,舒曼就住克拉拉的家中,正式开始师从克拉拉的父亲维克学习钢琴,师生之间建立了父子般的关系,他与克拉拉相处得有如兄妹。

当时在维克家中还有一位来自捷克阿什的十七岁的少女,她长期寄住在维克家中学习钢琴。舒曼和这位姑娘可谓师兄师妹,俩人在共同的学习中慢慢产生了感情,热烈地相爱,并相约结婚。可惜的是,不久维克便知道了他们的关系,出于为师的责任,他将此事告知了少女的父母,少女的父母当然不会同意自己的女儿与一位当时还是穷光蛋的年轻人交往,他们立即把她接了回去。舒曼的第一次爱情插曲就此作别,这一段短暂的恋爱在舒曼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他以此为题材写出了著名的乐曲,这就是作品第九号的《狂欢节》。这是由二十首小曲组成的套曲,除"肖邦"和"帕加尼尼"之外,全部小曲都以A-Es-C-H(阿什)或As-C-H(阿什)作为音列构成主题。阿什就是那位少女的出身地名。《狂欢节》抒发了舒曼心中对爱情最为纯洁的感受,这首乐曲虽然是舒曼最优秀的作品,但后来克拉拉对此曲一直表示冷淡,其心中的情结也是常人之情。

阿什姑娘走了,舒曼继续在克拉拉家向她的父亲学习音乐。少女的克拉拉在一天天长大,年轻的舒曼转而越来越倾心这位才貌双全的少女。7年之后,两人人在维克的眼皮底下私定终身。

当维克觉察到舒曼和克拉拉相爱,已为时过晚,舒曼和克拉拉的感情已是如胶似漆。父亲下定决心不让自己的天才女儿嫁给当时还是无名小卒的年轻音乐家舒曼,而他们俩人宁死也不肯相让。结果双方诉诸法律,经历了11个月漫长的诉讼后,两个年青人虽然胜诉,但克拉拉只好只身离开父亲的家。两人在克拉拉21岁生日那天结婚,夫妻虽获得了爱,但不得不独立走上荆棘丛生的道路。

新婚这一年,舒曼的音乐创作达到高峰,他一生所有重要作品几乎都是在这一年完成的。在《桃金娘》的歌曲集里,舒曼特别在《献歌》这首曲子里选了诗人吕克特的诗献给克拉拉:"你是我的生命,是我的心;你是大地,我在那儿生活;你是天空,我在那儿飞翔……"

在婚后第二年创作的《春天交响曲》里,舒曼表达了对婚后新生活的憧憬,克拉拉在听后说:"我完全被欢乐所占据。"但是,生活永远没有音乐那般美好,舒曼家族世传的精神病威胁和勃拉姆斯的出现让这个家庭走上了他们没有预料到的轨迹。

沉默的勃拉姆斯

十九世纪的欧洲远不是现在这般富裕,纵然是卓越的音乐家,也不得不四处为生活奔波。克拉拉和舒曼婚后开始过着长期的困苦生活。克拉拉马不停蹄地进行演奏旅行,与其说是为了推广舒曼的作品,莫若说是为了有助于增加家庭收入而不得不如此。她甚至在怀孕时也曾登台演出,伴随着两人的音乐生活,在随后的十余年中他们共生育了四男四女。

1853年9月30日中午,舒曼夫妇位于杜塞尔多夫的贝尔克大街(Belkerstrasse)的家的门铃响了,他们的女儿玛丽(MarieSchumann)雀跃着跑去开门。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位有着金色头发的年轻男人,他手上拿着提包,背上背满行李。尽管那双眼睛因长途旅行而显得疲惫不堪,身上穿着的那件羊驼呢外衣看起来也很寒碜,但他的俊美还是无法掩饰。这位青年正是勃拉姆斯。也就是这天,克拉拉·舒曼发现自己第十次怀孕了,这年她34岁。

20岁的勃拉姆斯前来拜访舒曼,已经是著名音乐家的舒曼接待了这个冒昧的年轻人,请他在钢琴上弹奏一曲。勃拉姆斯即兴弹了起来,舒曼听了开头就觉得不凡,让他稍停,兴奋地叫克拉拉一起来听。克拉拉款款走进屋来,勃拉姆斯就在弹奏曲子的间隙中望见了克拉拉,克拉拉漂亮的眼睛让他一见钟情,终身难忘。

只需一曲,勃拉姆斯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舒曼的学生。

师生在愉悦的音乐教学中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日子,可惜好景不长。一年后,潜藏在舒曼身上的精神病威胁发作了,舒曼精神错乱地跳进了莱茵河。在这之前他还不忘给夫人留下一张字条:"亲爱的克拉拉,我将要把我的结婚戒指丢进莱茵河,你也把你的丢进去罢,这样两枚戒指就大团圆了。"

幸运的是,几个渔夫把舒曼救上来了,他被送去了恩德尼希(Endenich)的一个精神病院,那靠近波恩,波恩是贝多芬的家乡。勃拉姆斯听闻此讯后当即从汉诺威(Hanover)赶到杜塞尔多夫,并在此定居下来,专责安慰克拉拉和帮忙料理舒曼一家。而克拉拉在丈夫被送进精神病院后不久又重新开始招收钢琴学生,这位了不起的女钢琴家,音乐和工作是她永恒的慰籍。勃拉姆斯的真情帮助,让克拉拉得到了无穷的精神安慰。

3个月后克拉拉生下了她的第7个存活的小孩,也是第3个儿子,取名为弗利克斯。勃拉姆斯特地以弗利克斯·门德尔松(FelixMendelssohn)的名义,为新生的婴儿作了一曲,名为《舒曼主题变奏曲》,同时也是安慰克拉拉。

勃拉姆斯如此体贴地照料克拉拉和她的家庭,毫不掩饰地表现出了他内心对克拉拉的感情。勃拉姆斯给好友约阿希姆(Joachim)写了一封长信,除去一大堆音乐问题上的探讨外,他还禁不住谈到了克拉拉:"我相信我对她的关心和崇拜抵不上对她的爱,我已经在她的魔咒之下。我常常不得不极力控制住自己那双悄悄伸出去渴望抱住她的手,甚至--我不知道,这在我是这么自然,她根本就误解不得。"

又一个烦恼的少年维特。他希望舒曼早点康复,正好比他希望舒曼早点死去。

然而勃拉姆斯并没有由此进一步地采取行动,他保持了顽强的缄默。但无论是在内心情感上,还是在创作上,克拉拉开始成为他的一切。这位女钢琴家在欧洲四处演出,一来养家糊口,二来钢琴是她的灵魂。勃拉姆斯则不停地向她写信,报告家中的状况,事无巨细。他同时整理舒曼的作品,研究复调与对位,饱览群书。

当一个人情感有了归属,他的一切行动都会有强烈的指向,勃拉姆斯在这一期间的生活和创作毫无例外地都围绕着克拉拉。而身为钢琴演奏家的克拉拉也感受到了这份炽热,但他们的感情交流就象冰山下的熔岩,身背着理性的重压,谁也没有启齿表白。

「推荐: 匿名 | 2018/04/08」